cnenjpkr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全球在研新药2016全解...

全球在研新药2016全解析

作者:   上传日期:2016-07-15  阅读次数:

随着全球医药企业对新药研发的重视,以及药物作用靶点研究的进一步阐明,越来越多新的活性化合物被发现,更多新的药物靶标被确认,使得全球新药研发呈现出诸多新的特点。

通过分析国际知名咨询机构Citeline公司Pharmaprojects/Pipeline数据库的数据,可以帮助我们全面了解2016年全球在研新药市场的一些新变化,及时发现新药研发的一些新趋势。

总览篇

在研药物总体数量及分阶段情况

化学合成小分子药物开发难度逐年增加,那么全球在研药物数量增长的可持续性如何?研发后期品种高流失率状况是否得到缓解?

整体规模稳步增长

Pharmaprojects/Pipeline数据库收录的在研药品信息,特指那些目前仍处于在研状态的项目,包括临床前研究项目、处于临床研究及注册阶段的项目,以及增加新适应症的已上市药物项目。截至2016年1月,全球在研新药数量为13,718个,与2015年的12,300个相比,同比增幅高达11.5%。

从2001~2016年数据来看,全球在研新药数量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态势,2016全球在研新药数量增幅高达11.5%,远超2015年8.8%的同比增幅。2016年在研药物数量增加了1418个,而2015年该数字仅为993个。对在研药物数据进行深入分析后发现,2016年首次出现的新的在研药物品种数量为3442个,而2015年该数据为3138个。这也从侧面表明,与往年相比,在过去的12个月中,因各种原因终止的在研药物数量相对减少。

2001-2016年全球在研药物数量的变化情况

尽管全球在研新药数量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但由于化学合成小分子药物开发难度逐年增加,全球在研药物市场增长的可持续性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以2015年上市的新活性物质(NAS)为例,其数量已从2014年的63个(含新分子实体NMEs 57个,疫苗6个)下降至48个(含NMEs 43个,疫苗3个),这也是2011年以来NAS首次出现下滑。

新药研究各阶段增幅

从制药研发流程来看,新药研发可分为三个阶段:首先,通过临床前研究发现并确认候选药物;其次,通过临床研究验证候选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最后,顺利通过注册及上市环节,最终实现候选药物的临床价值。

通过对比2016年和2015年处于不同研发阶段的在研药物数量规模后不难发现,几乎所有阶段的在研药物均出现了数量上的稳定增长。

2015-2016年不同研究阶段的全球在研药物数量

其中,临床前研究阶段的药物数量变化尤为明显,2016年处于该阶段的药物数量为6861个,同比增幅高达13.2%。处于该阶段的在研药物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制药研发领域的潜在候选药物规模,但最终能否成为真正的候选药物,则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从现有数据来看,处于早期研究阶段的在研药物数量,呈现出了较为明显的增长势头。

此外,处于临床研究阶段(包括Ⅰ期、Ⅱ期和Ⅲ期临床阶段)、注册前、注册和上市阶段的在研药物数量分别为5071个、197个、102个和1273个,同比增幅分别为9.6%、16.6%、-4.7%和11.7%。

对处于临床研究阶段的在研药物数据进一步分析后发现,2016年处于Ⅰ期、Ⅱ期和Ⅲ期临床阶段的药物数量已分别增长至1856个、2261个和954个,增幅分别为11.4%、5.1%和18.1%。处于临床Ⅲ期的药物数量增幅显著高于临床Ⅱ期,这也从侧面表明,处于研发后期品种的高流失率情况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由于药物临床试验方案需要在不同国家的监管机构进行注册,因此临床阶段的数据往往变化较大,因此需要对较长时间内的数据变化进行回顾分析。从2007~2016年临床数据来看,处于Ⅰ期和Ⅲ期临床阶段的药物数量增幅均较大,处于Ⅱ期临床阶段的药物数量变化相对较小。综合来看,处于Ⅲ期临床阶段的药物数据尤其令人鼓舞,在过去的几年中该指标呈现较为明显的增长趋势,处于该阶段的部分药物更有望进入2017年和2018年的上市药物名单中。

企业篇

企业数据里的新药研发秘密

在研药物数TOP 25企业排名有何变化?原因何在?研发型企业数量逐年增加,其中小型研发企业占比达56.5%,这意味着什么?

TOP 25分析:

大型药企排名稳定

企业层面的分析,主要是根据在研药物数量对业内企业进行排名,列出在研产品数量排名居前25位的公司,即TOP 25。

2016年全球制药企业在研项目数量排名

从2016年数据来看,排名居前五位的制药公司分别为葛兰素史克(GSK)、诺华(Novartis)、阿斯利康(AstraZeneca)、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默沙东(Merck & Co.)。

其中,GSK自2012年超越辉瑞位列排名第一位,近六年来一直稳居排名第一的位置。尽管在2014年底及2015年GSK中国分公司卷入了贿赂丑闻,并且GSK公司终止了两个处于临床Ⅲ期的药物研究项目(即抗动脉粥样硬化darapladib和肿瘤疫苗astuprotimut-r),但在经历一系列冲击之后,GSK仍稳居第一名的宝座。从研发数量来看,2016年GSK在研药物项目数量为242个,较2015年数据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其与排名第二位的诺华(在研药物项目数量为240个)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对于位居排名第三位的阿斯利康而言,2014年“辉瑞并购阿斯利康”计划的失败,使其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机会。尽管阿斯利康在研药物规模较2015年几乎没有变化,但由于罗氏(Roche)排名的大幅下滑,使其总体排名已由去年的第四位上升至第三位。罗氏公司排名的下滑,与其2015年终止的在研项目较多有关。

随着在研药物规模的增加,强生和默沙东公司分别位列排名第四和第五位,其中,默沙东公司在2015年初对Cubist公司的并购,进一步推动了其排名的稳步上升。

排名第六位的辉瑞,其原计划与爱尔兰药企Allergan合并,进而形成一个在研药物规模高达336个药物的超级公司,但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辉瑞已放弃收购Allergan公司。

此外,Shire公司和Baxalta公司已在近期完成了合并,有望在明年进入TOP25榜单,从目前数据来看,Shire公司位居排名第28位,Baxalta公司位居第78个,合并后公司的在研药物规模将达到83个。

在TOP 25排名中,与2015年排名相比,新入围的企业有塞尔基因(第22位)和吉利德(第23位)。其中,塞尔基因排名历年来基本稳定在20~25位,仅在2015年排名中退出TOP 25榜单。

吉利德在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缺席TOP 25榜单,本次回归,其在研药物数量已从2013年的47个增加至60个。在过去的一年中,吉利德凭借其在丙肝治疗药物产品线上的优势,公司市值及利润迅速飙升。继索非布韦(Sovaldi)和哈维尼(Harvoni)之后,FDA又于今年6月28日批准了吉利德研制的丙肝治疗新药Epclusa,用于治疗全部六种基因型丙肝。与此同时,吉利德丙肝药物定价过高备受批评,也已引起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在内的一些政府的担心。目前吉利德提出“全球范围内分层定价”体系,即以一个国家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为基础来定价,在未来几年中可能会引发一系列问题。

无论如何,吉利德还是非常幸运的。就在民众对于高药价的质疑声愈加强烈的时候,仿制药企业Turing和Valeant公司的定价丑闻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民众对于创新药定价的敌意。这两家公司均是通过调整定价政策从仿制药销售中谋取暴利,尤其是Turing公司,其在一夜之间将60年老药乙胺嘧啶(该药可用于治疗弓形体病,其在艾滋病患者中较为常见)的价格从13.5美元涨到了750美元一片,涨幅超过5000%。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另一家公司Valeant,其在2016年在研药物数量排名中位居第26位。尽管部分公司因药物定价问题得到了相应的惩罚,但不容置疑的是,药物定价问题将是整个行业未来数年中最具争议的一个话题。

与2015年相比,仅有德国默克和日本协和发酵麒麟公司缺席今年的TOP 25排名。但庆幸的是,这些公司并未被合并或收购。从目前情况来看,在2017年的排名中,也应该不会出现因并购而导致企业消失的情况,但从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看,未来在大企业间的并购重组将不可避免。

小型研发企业占比过半:

积极信号

在大型制药研发公司吸引众多目光的同时,制药行业同样存在着数以千计的小型制药研发公司,拥有数量众多的在研药物项目。从现有统计数据来看,这些制药研发公司不仅数量已增长至一个新的历史性水平,而且增幅(12.2%)已超过全球在研药物的整体增速(11.5%)。

从2016年的数据不难看出,大量新的制药研发公司正在出现。目前,全球具有在研项目的制药公司数量已达3687家,较2015年数据增加了401家,同比增幅为12.2%。从企业数量来看,今年的企业数量变化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而该部分企业所占比例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二大。据统计,在过去的一年中,新成立的制药研发公司数量为618家,与2014年的数据基本一致;同时,研发项目非活跃状态的企业越来越少,这也是促成2016年数据增幅明显的一个原因。



2016年的制药研发领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小型制药研发公司。据统计,仅具有1~2种在研品种的企业数量已增至2084家,占整个制药研发公司规模的56.5%。与之相比,2015年这些小型制药研发公司的数量为1844家,整个制药研发公司数量为3286家,占比为56%。整体来看,小型制药研发公司的数量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增长势头。在这些小型制药研发公司中,一部分企业可能成为未来极具市场竞争力的研发型公司,而另一部分企业则可能从市场中永远消失。

毫无疑问,许多小型公司存在被大型制药公司吞并的风险。但值得肯定的是,数量如此众多的初创企业和小众企业进入到制药研发领域,本身就释放了一些非常积极的信号,这也恰恰证明该行业可以获得大量的风险投资。

地理分布:

中国原研药企数超过日本

从企业的地理分布(总部所在地)情况来看,制药研发行业未见明显变化。对2016年制药研发公司地理分布情况进行分析后发现,其与2015年的分布情况基本一致,美国和欧洲地区的制药企业仍是全球新药研发的主要动力来源。从所占比例变化情况来看,美国占比较2015年增加了1%,重新回到了2014年的水平。尽管三个主要欧洲国家的占比略有下降,但欧洲其他地区的占比却是略有增长的。


整体来看,最大的变化还是出现在亚洲,中国的原研制药企业数量不仅已超过韩国,并且出人意料地超过了日本。据统计,中国原研制药企业已从2015年的105家增加至2016年的147家。中国已成为亚洲最大的新药研发国。同时,中国也已超过德国和法国,成为全球第四大新药研发国。从近年来的数据变化来看,属于中国的新药研发时代已经来临。

上一篇:汇总:2016年上半年有关生物、医药的相关政策

下一篇:多角度PK审视全球在研新药:未来由谁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