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njpkr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不仅仅是一场学术盛宴...

不仅仅是一场学术盛宴:CABA 2016年会侧记

作者:美中药源   上传日期:2016-06-06  阅读次数:

就在笔者准备写本文时,波士顿第一名记-《世界日报》资深记者俞国梁先生对CABA年会的报道已经发表了。俞记的报道以记者的角度对年会进行了全面报道。笔者力图不重复俞记报道的内容,以一个生物制药领域的专业人士、普通的CABA年会参会者的身份和角度来谈谈自己的一些参会体会,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的观点和看法。对于一些不熟悉CABA的人来说,需要简单介绍一下CABA(江湖人称:咖吧: 全名为Chinese-American BioMedical Association (美中生物医药协会),在波士顿地区创办于20075月,网址为:http://www.cabaweb.org

 

今年的CABA年会非常火爆,偌大的会议厅座无虚席,有不少人甚至要站着, 由于笔者自己的职业关系和兴趣,主要关注了年会下午部分有关抗体的三个报告。下午的第一个报告人是总部位于波士顿的Immunogen公司的首席科学官(CSO Richard Gregory博士。Immunogen在被誉为生物导弹的ADC (Antibody-Drug conjugates, 抗体偶联药物))领域闻名遐迩,美国FDA迄今总共只批准上市了三个ADC新药,其中第一获批的辉瑞(Pfizer)的那个ADC由于副作用太大后来被迫撤市了,这个先烈阵亡后就只剩下两个独苗了,其中一个就是Immunogen与罗氏(Roche)旗下的基因泰克(Genentech)合作开发成功的Kadcyla®ado-trastuzumab emtansine)。Richard首先介绍了最古老的肿瘤免疫治疗方法,19世纪末William Coley医生使用汇合细菌毒素(Coly毒素)治疗恶性肿瘤。这种疗法虽然能杀死肿瘤细胞,然而副作用较大,且无靶向性,因此无法推广。之后科学界也曾尝试使用靶向的单抗-免疫毒素融合蛋白(mAb-Immunotoxin fusion protein)治疗肿瘤,然而由于免疫毒素的免疫原性(Immunogenicity)较强,所以也很难成药。相比之下,ADC药物因为其靶向性,药效与毒副作用的平衡,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ADC的概念虽然听起来并不复杂(小分子化学药连到抗体上),然而真正实现起来却困难重重。Richard通过对Kadcyla®和目前已经进入临床的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 (IMGN853)的介绍,详细探讨了Immuogen独有的肿瘤激活前药技术(Tumor-Activated Prodrug),以及如何选择靶向单抗,设计接头(linker),控制载药(drug load)等方面的经验和思考。最后Richard也谈到了Immunogen未来的研发方向,将ADC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联用,治疗癌症。看来即使是火如ADC这样的新药也要傍上免疫肿瘤疗法了。


 接下来的报告人是来自常春藤名校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终身副教授Karl Griswold博士(见下图),他同时也是Stealth Biologics的共同创始人和CEOKarl报告的主题是蛋白药物免疫原性:生物改良药和创新药的新机遇。免疫原性是蛋白药物开发的一大特有风险(相对于化学药而言),即使是人源化和全人抗体,也可能有很强的免疫原性。正如Karl在报告中指出的,药王修美乐(Humira2015年销售额超过140亿美元)的免疫原性就很强,在部分人群中有89%的使用者会产生抗药抗体,而Stealth Biologics独有的算法就可以预测抗体的免疫原性,并且其预测结果与临床观测到的免疫原性非常接近。之后Karl介绍了蛋白药物T细胞表位与免疫原性的关系,通过删除T细胞表位则可以降低蛋白药物的免疫原性,上述提及的第一个报告人Richard提到的免疫原性极强的免疫毒素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改造降低其免疫原性,目前已有2个这样的产品进入临床试验,这种新型融合蛋白有可能成为继ADC后靶向毒素的另一个新方向。最后Karl介绍了使用Stealth Biologics独有的平台技术,成功改造的两个蛋白药物的案例:其中一个就是著名的西妥昔单抗(Erbitux/Cetuximab)的生物改良药(biobetter),改造后有更好的稳定性,人源化程度更高。所以,在笔者看来该公司的独有技术很有希望成为开发生物改良药(Bio-betters)的利器,而其对抗体免疫原性的预测也可以助力创新单抗药物的研发。

 


Karl Griswold博士在做报告

 

下午最后的报告人是科伦美国研究院的院长谭强(John Tan)博士。他首先介绍了中国制药业的历史,新动态和发展方向。而近几年来通过引进海外人才和技术,中国生物医药行业有了极大的进步,去年一年成功将多个产品转让给国际制药巨头,真正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而转变。虽然科伦药业的传统主业是输液产品,这几年通过努力也在生物医药行业举得长足进步。其中有一个西妥昔单抗的生物类似药已经向CFDA申请了临床实验,另一个是上面提及的Kadcyla的生物改良药(bio-better),载药更均一,抗肿瘤活性更好。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科伦近几年发展势头很猛,最近公司决定大手笔投资50多亿元在成都建设生物医药产业园,所以已经有许多新职位出来,这对于想海归的人才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另外,年会上史相国正式接任上任会长曲芸(见下图),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看来史会长的三把火要烧一年了,因为在CABA年会的晚宴上,史会长正式宣布了在其一年的任期内有多个重要活动需要他来领导CABA的团队来组织,主要包括:今年101日将要举行的创新投资及创业论坛、今年1210日的医疗技术论坛、201755日的要举办的CABA十周年庆典、次日即201756日的美中生物医药创新论坛。


 

历史时刻:会长曲芸(Susan Qu,左)和新任会长史相国(Eric Shi, 右)在CABA的董事会主席林世文(中)的见证下完成权力交棒

 

 

CABA执委会全家福

 

CABA此次年会还邀请了波士顿地区的一些兄弟协会(如OCEAN NECINA)的代表参会, 其中SAPA-NE(美中医药开发协会纽英伦分会)更是派出了三位高级代表来参会助阵,他们是:龙江(SAPA-NE候任会长)、蔡凌希(Larry Cai)和孙天霄。


本次CABA的年会,CRO公司占了相当大的比例,除了赫赫有名的药明康德(Wuxi Apptech)外,规模较大的还有GenScript(金思瑞)和美迪西(Medicilon)等。另外还有一些小型的初创公司,如CambridgeChem,该公司地址并不如名字所显示的在寸土寸金的Cambridge(剑桥),而是在波士顿北郊的小城Woburn, 位于刘继峰博士花费三年心血才正式开业不久的Aberjona Laboratories,这是一家规模不太大的CRO公司并兼具孵化器功能,所以比较适合开办之初资金不是很充裕的小型公司入住。值得一提的是:参展的商家中,除了上面提及的生物医药领域的专业公司,还有两家猎头公司,除了俞记的报道中提到的猎聘外,还有一家知名猎头公司:Hireminds, 该公司来了两位代表,其中一位是华人Iris Wang, 据笔者了解,Iris虽然是文科教育背景,但是对生物制药领域非常熟悉,所以她能提供的不仅仅是一些工作职位信息,更重要的是一些求职技巧(如求职工业界的简历的撰写等),所以对于一些正在学术界工作打算寻找工业界工作机会的人才而言,Iris也许是很好的帮助。顺便科普两点:1)猎头并非只有IT领域才有;2)一般而言,猎头是从雇主(而非求职者)拿钱。


另外, 参会的还有一些来寻找投资项目的投资人,更有许多寻求商务合作的公司的高管或BD(商务发展)


总之,无论您只是想了解学术前沿,还是只是想认识新朋友和同行,或者想寻求合作机会,CABA年会总有一款适合您!因此,首次参加CABA年会,我个人的体会是不仅仅可以享受一场学术盛宴,更可以结交许多业内朋友,快速扩大自己的专业领域的交际圈。明年的CABA年会,您值得期待和参加!


 本文转载自美中药源:http://www.yypharm.com/?p=6867

上一篇:ASCO2016:默沙东PD-1免疫疗法Keytruda多种组合方案治疗晚期黑色素瘤表现积极数据

下一篇:CSL Behring长效血友病A药物Afstyla喜获FDA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