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njpkr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生物技术巨头 难成Med...

生物技术巨头 难成Medivation归宿

作者:   上传日期:2016-06-17  阅读次数:

每隔一个星期,就会有新的竞争者加入到收购抗癌药生产商Medivation的行列中来。据最新报道,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新基医药(Celgene)和安进(Amgen)这3家生物技术巨头都在考虑向Medivation提出收购报价,而大蓝筹制药公司辉瑞(Pfizer)、诺华(Novartis)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都已被视为Medivation的潜在收购者。不过,迄今为止,法国制药业巨头赛诺菲(Sanofi)仍然是唯一一家公开向Medivation提出报价的公司。

Medivation“身价”飙升

Medivation是为数不多的纯抗癌药物生产商之一,其开发的前列腺癌治疗药物恩杂鲁胺(Xtandi)于2012年获批,该药的年销售额接近20亿美元。据报道,Medivation通过与营销合作伙伴安斯泰来(Astellas)携手,恩杂鲁胺 2015年在美国市场上增长了73%,在全球范围内增长了116%。
随着Medivation努力拓展恩杂鲁胺的适应症,预计到2020年,该药的销售峰值将达到57亿美元。此外,欧洲药品管理局下属的人用药品委员会(CHMP)最近作出建议,将允许恩杂鲁胺以比竞争对手更具疗效的产品标签进行销售。
Medivation的产品研发线还至少有另外两只肿瘤学药物,其中一只是用来治疗B细胞淋巴瘤和其它血液癌症的pidilizumab,另外一只是用来治疗乳腺癌的talazoparib。Talazoparib是一只处于后期开发阶段的免疫肿瘤学候选药物,其被认为有可能成为一只“重磅炸弹”。Stifel公司分析师托马斯·施雷德(Thomas Shrader)表示,如果该药能够像恩杂鲁胺那样成为类似的价值驱动器,那么它可以让Medivation达到每股85美元的价值。
5月26日,Medivation的收盘价达到每股60.31美元。自3月底媒体首次报道有公司对收购Medivation感兴趣以来,该公司的股价已经大幅上涨了61%以上。
今年4月底,赛诺菲向Medivation提出了每股52.5美元的收购报价(合计93亿美元),低于该公司当时的股价,这一报价也被Medivation以“严重低估”和“纯属投机”为由拒绝。而到5月底,赛诺菲向Medivation发起了敌意收购的企图,试图让那些更加倾向于出售Medivation的董事取代董事会。赛诺菲已经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提交了合并前通知。
与此同时,Medivation当前的市值已经比赛诺菲的报价高出7亿多美元,而那些实力更加雄厚、规模更大的“求购者”加入这场竞购战,使得Medivation的股东有更多的理由投票反对推翻公司的董事会。

安进、新基资金不足

不过,在华尔街分析人士看来,那些规模更大的生物技术公司收购Medivation,并不能够为自己创造多少价值。RBC资本市场公司分析师迈克尔·叶(Michael Yee)及其同事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安进、新基医药或者吉利德中任何一家公司成为Medivation收购者的可能性低于20%~25%。
在这3家生物技术公司中,安进被视为最具备收购Medivation的良好条件。因其最畅销药物均是抗癌药,但是随着这些药物陆续失去专利保护,它们大多面临着低价仿制药竞争的威胁。
如果安进与Medivation达成交易,这将类似于其在2013年以100亿美元收购Onyx Pharmaceuticals公司。这项交易的核心就是一只畅销的血癌治疗药物Kyprolis,自那时以来,Kyprolis已经成为复发性多发性骨髓瘤的一种重要治疗产品。预计到2017年,该药将创造10亿美元以上的销售额。
不过,迈克尔·叶表示,通过他与安进公司的交流,其收购Medivation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该公司正在评估许多规模更小的公司,并且在它们同时开发的许多其它领域里寻找创新产品。花旗集团分析师罗宾·卡诺斯卡斯(Robyn Karnauskas)对此表示认同:“安进也在谈论开展交易行动,但是交易的规模在100亿美元以内,而Medivation目前的市值略高于100亿美元。”
新基医药近60%的收入来自于多发性骨髓瘤(MM)治疗药物来那度胺(Revlimid),它也许会从开辟替代性收入来源中得益。该公司最近将其2020年的收入目标增加了一倍多,并且对外表示其正在寻求交易行动,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然而,迈克尔·叶认为,新基医药目前已经拥有足够的收入增长动力以及庞大的产品研发线,公司目前仍然在消化吸收其在去年以70亿美元与Receptos公司达成的收购行动。
卡诺斯卡斯也有类似看法:2015年,新基医药在并购领域非常活跃,目前公司拥有大约85亿美元的负债净额。而与Medivation之间的交易有可能将采取全额现金支付的方式,这将加重新基医药的债务状况。新基医药也曾表示,公司在2016年达成的交易规模预计将小于2015年。

吉利德“不合拍”

迈克尔·叶认为,在前述3家生物技术企业中,吉利德收购Medivation的可能性最低。该公司丙肝治疗产品已经过了高速增长的顶峰,在过去两年,这些产品创造了310多亿美元的销售额。而随着丙肝药的销售额预计将在未来下降,且这类药物几乎占吉利德销售业绩的近2/3,该公司需要外部资产来填补产品研发线。
由于拥有210多亿美元的自有现金,吉利德有着足够的实力来实施收购行动。但迈克尔·叶不认为Medivation将成为吉利德的战略目标,因为后者曾表示希望未来3~5年进入抗癌药研发火热的领域,并且建立未来核心的基础,将价值添加到被收购目标已经在做的工作上,而收购Medivation将会产生利润分割,因为后者更愿意独自享有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收入。迈克尔·叶认为,吉利德会偏向于收购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而卡诺斯卡斯也指出,吉利德缺乏起实体肿瘤治疗产品,不能与Medivation的经营重点进行匹配。

上一篇:罗氏抗血癌新药应战生物类似药

下一篇:推进一致性评价还有关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