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njpkr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疫苗成药企巨头利润新...

疫苗成药企巨头利润新来源

作者:   上传日期:2016-05-11  阅读次数:

4月25日,菲律宾为该国100多万儿童推出了第一个针对登革热的公共免疫接种计划,这是全球首只针对登革热的许可销售疫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每年有3.9亿人受到登革热的影响。
说到辉瑞(Pfizer)最畅销的产品,许多人会选择其非常出名的药物: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万艾可(Viagra),或者降低高胆固醇的立普妥(Lipitor)。对这家美国制药集团更加熟悉的人也许会提到其最新的“重磅炸弹”,如用来治疗疼痛的普瑞巴林(Lyrica)。
而事实上,辉瑞最畅销的产品是一只名为沛儿(Prevnar)的疫苗,该疫苗被用于预防肺炎、脑膜炎,以及由肺炎球菌引起的其它感染。

新兴市场增速快

去年,沛儿实现销售收入62.5亿美元,几乎是万艾可的三倍之多。这一数字比前一年增长了40%,销售收入的增长幅度如此之大原因在于,对美国疫苗政策提供咨询的专家小组建议将该疫苗用于儿童和65岁以上的老年人。
虽然疫苗在一线医疗保健领域发挥着很大的作用,但对制药行业来说,其并不在优先考虑名单上。因为传统上,制药行业更加注重对疾病的治疗,而非预防。但是,沛儿取得的商业化成功表明,疫苗可以像药物那样赚取丰厚的利润。
辉瑞是全球拥有庞大疫苗产业的4家制药集团公司之一。其它3家制药公司分别是英国的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法国的赛诺菲(Sanofi)和美国的默沙东(Merck)。这4家公司公布的业绩报告显示,去年,其疫苗销售增长率均高于药品,疫苗的经营利润率与药品不相上下,为25%~30%。
有几个因素助推了疫苗产品业绩的增长。其中一个就是,中国等新兴工业化国家扩大了其免疫接种计划。去年,在新兴市场上,赛诺菲生产的脊髓灰质炎和百日咳疫苗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3%。
赛诺菲旗下疫苗部门巴斯德公司负责人夏立维(Olivier Charmeil)说:“在中等收入国家,我们看到了巨大的潜力。这些国家有许多还没有建立起发达国家那样的免疫接种计划”。
在富裕国家,疫苗市场的增长要么依赖于寻找到更多的可以免疫预防的疾病,要么依赖于扩大现有产品的覆盖面,就像辉瑞围绕沛儿所做的工作。
在发达国家,由于儿童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免疫接种,制药行业的关注焦点大部分转向了老年群体。去年,葛兰素史克针对一只带状疱疹疫苗报告了积极的临床试验数据,带状疱疹是由与水痘相同的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引起的一种疾病,在70岁以上的老人中最为常见。
辉瑞负责疫苗经营业务的总裁苏珊·西尔伯曼(Susan Silbermann)表示,如果政府想要大力提倡对疾病的预防,那么就应该对成年人和儿童做同样的事情,接种疫苗来预防带状疱疹或肺炎要更加容易,而不要到最终感染上这些病。

定价压力下药企需激励

政策制定者会对制药行业试图把新的成本压力施加到预算有限的医疗保健系统上,保持谨慎的态度。但是,西尔伯曼表示,疫苗产生的经济利益可以轻松地超越它们的价格,因为疾病造成的成本费用会比疫苗接种的成本费用高出30倍。
不过,定价仍然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今年3月,医疗慈善机构“无国界医生组织”(MSF)对沛儿的专利发起了一场挑战,目的是要让印度公司生产更加便宜的疫苗版本。
西尔伯曼表示,辉瑞已经通过一个全球性联盟GAVI,以大幅度折扣提供沛儿。GAVI主要是向低收入国家提供疫苗。但是,MSF“病者有其药运动”执行主任伯勒塞加拉姆医生(Manica Balasegaram)表示,印度生产的沛儿只需要6美元,相比之下,辉瑞打折之后的价格仍然达到10美元。伯勒塞加拉姆认为,为确保世界各地的儿童可以免于致命性肺炎的侵袭,其它制药公司也需要进入这一市场。
批评者认为,多年来,制药行业不断发生的整合行动使得制药公司日渐减少,它们开发的疫苗也是少之又少,即使是现有的制药公司,它们也往往将目光盯住富裕国家。
葛兰素史克收购诺华的疫苗经营业务又进一步减小了竞争者的数量。不过,该公司疫苗部门首席医疗官托马斯·布鲁尔(Thomas Breuer)表示,这种整合行动非常有必要,可以让行业变得更加高效。他列举了葛兰素史克新近获批的疟疾疫苗(这是针对疟疾的第一只疫苗),以此证明,制药行业留存下来的公司会将创新成果同时提供给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
另外一个例子是赛诺菲新开发的登革热疫苗,每剂20欧元。总部位于荷兰哈勒姆的非营利性机构“获取药物基金会”执行主任艾耶(Jayasree Iyer)说:“赛诺菲在应对登革热上做得很好。我们告诉他们,如果你不制定一个广泛覆盖接种人群的计划,即使拥有一只登革热疫苗也没有用。”
赛诺菲-巴斯德公司负责人夏立维表示,过去20年来,赛诺菲在登革热疫苗的开发上投入了15亿欧元的资金,因此,它必须被允许从中获得投资回报,否则,其它制药公司将没有动力去取得类似的突破性成果。辉瑞对沛儿也做出了同样的主张,最新一代的沛儿是由13只独立的疫苗结合在一起的,每批次生产需要花费二年半的时间。
夏立维表示,疫苗的复杂性,以及其是给健康人使用而非用于治疗病人的这一事实,使得它们的质量和可靠性特别具有挑战性。制药公司在疫苗领域里遇到的障碍要比制药行业的其它领域更多。

上一篇:化学药品注册分类申报全面进入CTD时代

下一篇:罕见病新药更具创新性